「生態通諭」之「關懷貧病困」

「生態通諭」之關懷貧病

 

慈善與公義

早前在一個退省中, 神父說了一個故事, 他說有一個畫家, 常常到河邊寫生, 一天當他寫生時, 看到有人掉進河裹, 他慌忙走進水中把那人救起, 然後再繼續畫畫, 但過了不久, 又發現有人在河上遇溺, 於是他又去救起那人, 之後畫家再繼續畫畫, 想不到過了一會, 又聽到河上的呼救聲, 畫家雖然很累, 但仍盡力把那人救回, 這時畫家已筋疲力盡, 於是收拾畫具回家。在途中, 他經過一條橫跨大河之上的橋, 發現原來橋中破開了一個大洞, 才明白為什麼那麼多人會掉進河裏遇溺。 神父說救人上岸就是慈善, 但看到橋上的洞, 能夠要求有關方面修補, 若不獲理睬, 還會以不同方法跟進以達至修補橋樑的, 就是公義。慈善自然可貴, 但公義更不能放棄。

貧窮與經濟制度

現今貧富懸殊越演越烈, 1%的人口擁有多於其餘所有人財富的總和, 也衍生種種社會困境,是全球必須面對的迫切議題。情況比河上遇溺的人還要嚴峻。而貧窮的形成, 關乎經濟制度的缺陷。 教宗方濟各上任以來, 多次批評資本主義的失控情況及其所導致的嚴重社會不公現象, 在南美洲之行他提到「新殖民主義」並在2015年和平日文告指出「現代奴隸制」。他強調貧窮者和工人正受到嚴重剝削, 地球最終亦難幸免。其實香港窮富懸殊也極嚴重, 大企業有多種方法減稅避稅, 僱員的強積金卻要與長服金/遣散費對沖, 使退休所得大減, 建議中的退保金也衹有三千五百元, 還要關卡重重, 眼看成功機會渺茫….其他的就不細說了。

在波利維亞, 教宗表示,「人類和大自然不該為金錢服務。…..當前的經濟殺害、排斥人,摧毀母親大地。不負責任的經濟制度不斷否定數十億兄弟在經濟、社會和文化上最基本的權利,妨礙耶穌的計劃。公平分配大地和人類勞動的果實不只是慈善,更是道德義務,甚至是基督徒的誡命:必須將原本屬於窮人和人民的還給他們」。在美國. 教宗談到經濟發展必須考慮到窮人,為公義服務。公益也包括大地,好能就“我們的共同家園與各方進行對話”,這是他《願祢受讚頌》通諭的主要思想。(梵蒂岡電台訊)

如何面對制度衍生的貧窮

 

跟進上述故事, 當畫家看到橋上的大洞時, 有何反應? 他會否覺得是行人自己不小心, 掉下去就是活該, 與人無尤! 又或者覺得, 要求有關方面辦事和與官員週旋非常麻煩, 弄得不好, 可能被指搞事, 搗亂社會安寧, 到時六親不認, 旁人冷嘲熱諷, 豈非自討苦吃, 而且自己是個小畫家, 相信也幫不了什麼, 無謂多生事端, 又或者覺得要修補橋樑, 政府可能要增加開支, 那他會不會要多交稅呢? 再不然就是其他看到這個洞的人也會去找相關部門的, 自己就不用廢神了。現實中有著上述想法的人恐怕不少, 能像神父說的行公義的應該不多, 但若每一個看到這個大洞的人都如此, 這個洞就永遠沒有人去修補了, 更可能會越來越大, 掉下去的人也就越來越多, 試問在橋下救人的能有多少人? 又能救多少次呢?

在巴拉圭, 教宗強調, 在許多不公義面前若不逆來順受,一個更有人性的世界便可以實現。這將是一個更公正及更友愛的世界,不會為金錢和利潤而犧牲人。他說,一個逆來順受的人民是死氣沉沉的人民….。(梵蒂岡電台訊)

最後筆者還有一個古怪的想法, 會不會可能在橋下有很多像畫家的人去救人, 結果有關方面更覺得沒有逼切需要去修補這個大洞呢?

 

<<願祢受讚頌>>通諭研習小組供稿

作者:吳偉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